你哩野鹤

年轻的握手曾握紧过年轻的潮湿

【周喻】小小恋歌

三无 渣短篇




秋天快要过去的十一月初,依旧时刻浸泡在火树银花里的S市也不能免俗地沾染上了寒意。

 

喻文州坐在地铁里安静地刷微博,轮回的官博又发了周泽楷青青涩涩在白色幕布前拍宣传照的样子。

 

新的宣传季了啊。他想了想。

 

车厢里到处都是热播剧女主角的声音,混杂着白领接打电话的吵嚷和地铁上移动电视里投放的广告,干燥而嘈杂。

 

他耳机里放着的是一首老得不行的歌,有点轻快,主唱的声音沙哑却真实得要命。

 

私信雀跃着,像是彼端发送消息的恋人很急迫的样子。

 

「人民广场 1号出口 结束就找你」。

 

过了一会儿又蹦出来一条,「想吃披萨」。

 

没有人注意到戴着深灰色一次性口罩和黑框眼镜的喻文州,更没人注意泛着鹅黄色光的平光镜片下,一双弯的好看的眼睛。

 

喻文州想,他以前从来不知道被粉丝戏谑地成为无口男的周泽楷,竟也有说很多话,发好多条消息的时候,虽然这些话的字数和黄少天完全没法相比,但珍贵稀有也是此生罕见。他突然心情很好。

 

想到周泽楷也只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会谈天南聊海北,喻文州的心情就更好了。

 

他歪了歪头,看玻璃外黑黢黢的地下铁隧道,感觉地铁和偌大的世界一样犹同泡在墨水里,动荡而恍惚。

 

 

 

一切的一切都顺理成章,却又处处写满不可思议。相识是必然,了解是从一次次比赛开始,掌心传递着体温,指纹契合着指纹。

 

周泽楷习惯性地皱着眉头斟酌令自己在意的人和事。一开始的喻文州被他盯着,浑身不自在,内心发毛得厉害,脸上倒还是很平静的像一潭死水。后来他习惯了,也带着点儿被多巴胺驱使的心理,望着周泽楷的眼神总是晶亮得有趣,那亮色里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曾更易的热忱与恋慕。

 

喻文州想起来是周泽楷先发制人地告白,“我喜欢前辈。”简洁有力,如同一支利矢,过于精准,让喻文州发懵得厉害,以至于喻文州推敲了很久,这话里藏没藏着什么真心话大冒险的诡计。

 

“是那种喜欢。”

 

“是真心话。”

 

喻文州稳妥地答应,带着真正的成年人特有的冷静。

 

 

 

两人都是身高合适,腿长腰细的身材。区别在于周泽楷的好看带着点攻击性,一眼看过去便蛮横地留下一张无可挑剔直逼心间的脸在人印象里,是剑雕斧凿的锐利。而喻文州的五官柔和寡淡,像是画笔漫不经心地勾勒,瞧多几下竟能从中剔出来与众不同的味道。

 

喻文州喜欢和周泽楷肌肤相亲,体温的交换可以通过全身上下的任意一处,像是摆脱了那些荒唐的克制,灵魂和肉体都在云里雾里,一阵一阵地化开变成大片空白。

 

他也喜欢看周泽楷到达前皱着眉头的模样,认真而温柔,时常低下头与无力颤抖的自己接吻。

 

周泽楷就是一个这么温柔的人。他想。

 

 

 

其实喻文州有点害怕S市的。那是充满资本流通光怪陆离味道的魔幻城市,让他想起来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

 

地铁站里的人依旧步履匆匆,他们没有在意这个捂得严实的人。

 

真是降温了。喻文州又努力把脖颈往领口塞了两下。

 

嗳。他轻轻地跟周泽楷发语音,我到了啊。

 

 

 

耳机被摘走一个,喻文州去看身边的人,低下头看着那些匆匆忙忙停不下的步伐,轻轻地笑。周泽楷裹得更严实,要不是喻文州,恐怕没人能认出来了。

 

“小小恋歌?”周泽楷附在喻文州耳边问,语气温柔黏腻。

 

喻文州点头,拿出手机给周泽楷看歌词。

 

他们永远都不提过去,永远在聊新鲜热乎的,刚刚发生的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

 

发生什么都无所谓。

 

关键是我在有七十亿人口的世界里、漫长的生命里,遇见了谁。

 

最重要的人,已经在我身边了。喻文州想。

 

 

 

FIN.


十八岁的小练笔


成年真是可怕



评论(8)
热度(49)

© 你哩野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