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哩野鹤

年轻的握手曾握紧过年轻的潮湿

关于一个很久之前的设定

古风paro。

好像以前提过一次。

周泽楷回忆往事的时候想起来自己九、十来岁还不是太子的时候告诉喻文州自己叫小周,和宫里没关系。

喻文州一直这么喊着他,直到有一天被喻文州老爹尚书大人听到了,气得发抖直哆嗦,说你这混账怎敢如此称呼皇子。

喻文州被揍了当然很委屈,还只能趴着不能坐或躺着。周泽楷坐在他床边说抱歉,喻小委屈就假寐不理周泽楷。周泽楷说那你休息吧我以后不来找你了。小委屈躲在被子里说“小……呃,皇子……你还是别走了吧。”

周泽楷心满意足地坐回去了。

评论(4)
热度(10)

© 你哩野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