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哩野鹤

年轻的握手曾握紧过年轻的潮湿

【周喻】赏味期限

短打,本质是小蛋糕使用指南。

 

BGM:La via en rose - 小野丽莎

 

△今日特供

 

十一月五日,红丝绒纸杯蛋糕,纯手工制作,细腻丝滑鲜奶油,入口即化,松软而潮润,建议在一小时内食用。

 

十一月十六日,香草奶油舒芙蕾芝士,入口有三个阶段,先是表皮松脆,接着是蛋糕的棉柔,最后是布丁般的入口即化。寿命短暂,如同缥缈的梦幻,建议在五分钟内食用。

 

十一月二十九日,红丝绒栗子牛乳,牛乳中加入浸泡四十八小时的斯里兰卡红茶提味,海盐手打芝士奶盖。建议在三十分钟内饮毕。

 

十二月三日,平安夜、圣诞节及新年蛋糕和对应饮品开始预订,赏味期限,未定。

 

 

 

△十一月二十四日

 

店面门口的小彩灯挂了个满,立着的日系小黑板上用可爱的字体写着:「平安夜、圣诞节及新年蛋糕和对应饮品开始预订」。这个字体看起来是正在收银台旁边打发票的兼职女大学生写的。周泽楷不是很喜欢这种过早渲染的气氛,显得是一种刻意的仓促,过分迎合节日的气氛了。他也在木框玻璃门旁的留言本里写过这个意见,很认真的,像是完成什么不得了的要命的作业,但是第二天再翻到那一页的时候发现喻文州在他的留言下回复道:「但是其他顾客好像都挺喜欢的,所以只能委屈您,抱歉啦!」

 

屋里面暖气开得很足,很干燥的,很有冬天的味道,不动声色地烘干进来坐坐的客人和他们潮湿的心,他们都在雨雪路滑的提醒下风尘仆仆地走到这儿来,窝在几乎要塌陷进去的柔软沙发座椅里,背靠着暖气壁挂,偶尔有一两根塑料的假藤蔓被暖气的风吹开,抻到客人的下颏和脖颈,他们会下意识地笑出来,而后才觉得痒意是忙碌日子中难得的惬意的幸福。

 

十六开的笔记本躺在书包里被抽出来,倚在斜立着的iPad旁边,周泽楷对着翻开的笔记本一字一顿地整理党//员//干//部谈话全记录。周泽楷父亲觉得被保研之后的周泽楷日子不能太好过,就让他时不时地整理些自己工作上的谈话记录,以寻求爱子思想上的大//跃//进。他的围巾卷成一团随意地放在身边的空位里,对面的座椅上蹲坐了一只等身兔子先生玩偶,蓝色燕尾服红色领结,漂亮的礼帽顶在脑袋上,叉开了柔软的兔子耳朵,他的怀表露出金色光泽的表链,剩下的都塞在燕尾服的口袋里。桌子上刻着柴郡猫诡异的笑,周泽楷用胳膊蹭了蹭自己的iPad,盖住了那一串尖厉的属于猫科动物的牙齿,即使是童话里会笑的猫科动物。

 

他在键盘上敲打缭乱的笔记,漫不经心地,和那些冗繁的字迹一样,看起来大多也都是体制内的分量很足的话语,一颗红心向阳生什么的,他机械地输入,眼睛却瞟到了收银台后的工作台。

 

直到喻文州端着灰色的马克杯转过身来的时候,周泽楷的眼神才飘忽不定地落荒而逃,回到自己的屏幕上,眼球倒是经受不起这显示屏过分多余蓝光折腾的,他用力眨眼,以此缓解荧光硬塞给他的突如其来的酸痛。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似的,「报应」来得这样快。他倒还是贼心不死,余光瞟着喻文州行走的方向,和自己的座位形成了一条直线。他开始心跳不已,慌乱得活像刚从喻文州的蛋糕店偷走了十万块的现金。

 

这杯算我的。喻文州将白色印着藤蔓的茶托放在周泽楷的左手边,他端过来一杯芝士奶盖,轻轻地将潮湿的指间放在自己的围裙角蹭了下,当做是擦净了多余的水分,“今天有抹茶芝士和枫糖松饼,酥皮蛋挞也还有的,或者你想吃点什么特别的吗?”

 

周泽楷扬着眼神看他,外人都觉得这青年人看起来很是矛盾,不知道是真的不解还是故意装迷糊。

 

他自己心里其实明白,自己多少有点故意的意思,能够把自己的目光在喻文州身上放久一点,深情一点。对方的白衬衫领子从酒红色针织衫里竖起来,驼色的风衣挂在了操作间门口的大衣柜里,即使他在烤箱边呆了很久,也没怎么丢掉自己皮肤里的水分。喻文州是很温和的,淡淡的,和他做蛋糕的风格很类似,很新鲜,但不够甜,喜欢很过分甜味的顾客很少到他店里买东西。

 

但是周泽楷喜欢,就像周泽楷很喜欢喻文州这个人一样地很喜欢喻文州做的蛋糕。

 

喻文州指着柜台的小LED屏幕,轻轻地说,生日快乐,小周。

 

屏幕上刚好滚动过去一行文字:「今日特供:抹茶黑芝麻、蜂蜜奶油芝士、鲜奶小方、芝士岩烧乳酪、枫糖松饼(以上餐点两小时内食用口味最佳)。会员生日特供:抹茶芝士。祝会员@一枪穿云生日快乐!」

 

 

 

△十二月二十五日

 

周泽楷登上了好久没登陆的微博——上次登录还是为了生日当天领取优惠蛋糕,即使喻文州很贴心地都给他免单了——满屏幕的「圣诞快乐」看得他头疼。他点开自己的关注列表,随便搜索了一下「喻文州」,出来的是个大V,很营销号似的,大部分都是在推新品,转发寻物启事,发布失物招领,很无趣的,连头像都是店面门口的红色邮筒和招牌。

 

他跳回去看自己的消息界面,一个ID叫索克萨尔的用户私信他说「圣诞快乐!」这个叹号加得恰到好处,传递出了对方很克己的雀跃之情。

 

「你也是」

 

和索克萨尔聊得很开,周泽楷觉得这个人很通透,很光风霁月,很不动声色的可爱,即使他的微博首页给人一种很寡淡的感觉,他大多只是分享一首歌,简单的一个网址,连乐评都不加。时常分享图片,是书籍的内容,大多是法语的,周泽楷不太懂,他自己英语还没学得特别通透。有时是一些意识流的照片,他很喜欢索克萨尔的色调,冷淡的柔和,凛冽的温暖,很矛盾,大多人都会觉得毫无意义。

 

索克萨尔这个网友对周泽楷来说是过分模糊而缥缈的,他几乎将自己和周泽楷隔离成两个世界,让周泽楷觉得网线彼端的那个人是一场过分文艺的幻梦。他们的共同点可能就是喻文州的那家蛋糕店,因为周泽楷也见到过他的微博里共享过那里的地址。

 

周泽楷和索克萨尔聊了大概有几个月,几乎是和在那家店注册了会员之后同步加了互相关注。周泽楷不善言谈,但是招架不住对方的热情。比如在对方祝福完圣诞快乐后,又问了些问题:

 

「你喜欢吃红丝绒蛋糕吗?^^」

 

「还好」

 

「我觉得中山北路2号那家店做的红丝绒蛋糕很好吃哎,虽然保质期实在是太短了!」

 

「主厨很厉害!!!」周泽楷破天荒地发了三个叹号表示赞同,而后又觉得这样表达不出自己对喻文州手艺的赞赏似的,又加了句「我很喜欢他」。

 

对方似乎是短暂地离线了,又回了一句「他要是知道这个肯定很骄傲」。

 

「嗯」

 

周泽楷关了微博,把被子蒙在脑袋上,不知所措地想自己刚才过分恣肆荒谬的承认,像是在火车站随便写写画画,把小便签纸上的秘密不小心丢掉,陌生人捡走了。但是这世界本就是一张网,谁知道这陌生人会不会恰好就是他心动对象的朋友呢。

 

令人恼火的交际网!

 

 

 

△十二月三十一日

 

推门进店的时候他还是听到了门口的风铃吵吵闹闹的,很热闹。到了年末,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心绪。门口的吧台边是一排穿着校服给手机充电的高中生,蛮野蛮地吵闹着埋怨老师布置了太多作业。电子科技时代的情侣通过手机谈恋爱,面对面对着手机屏幕倒是笑得很开心。

 

队伍排得歪歪扭扭,替同学来的兼职大学生还不太熟悉业务,点单和收银一团糟。

 

喻文州正在制作一杯冬日热巧克力,巧克力碎屑显然已经被煮化融在牛乳中,巧克力过分的甜味被牛乳的原始清香中和掉不少,空气中的味道分子四散开来,很无声地和暖气纠缠在一起,就像是饮毕热巧克力的人发出满足的喟叹,从而生出的鼻息,就是那种温度的味道。操作台上的锅正在旋转,喻文州手法娴熟流畅,打了一块鲜奶油,又往里面筛入了一些肉桂粉。

 

他将茶托放在取餐区,看着摘下围巾的周泽楷,他走近柜台,店里的灯光在他头顶的发旋儿处闪烁着停留。喻文州轻轻地笑了笑,说,有个叫索克萨尔的网友让我给你带句话。

 

这次周泽楷不是故意装懵懂无知的。

 

喻文州接着说,索克萨尔说,喻文州也喜欢你。

 

就像氤氲着雾气的幻梦终于褪去,剩下的全是缱绻的爱情了。

 

 

 

△一月一日

 

「今日特供:店主的恋爱,赏味期限,希望是一辈子。也由于店主于昨日收获了一位恋人,今日休息一天谈恋爱。祝所有顾客新年快乐。」

 

 

 

FIN.

 

 

 

感谢有大家的2018,2019也会继续努力产出!

欢迎大家评论这一年对我的印象!

我很喜欢和大家闲聊厚!

2018年下半年经历了很折磨的感情,现在好很多了,希望新的一年遇到更好的人吧。

也祝大家都幸福。

评论(9)
热度(54)

© 你哩野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