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哩野鹤

年轻的握手曾握紧过年轻的潮湿

【周喻】HELP!(00 · 一个试阅+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猜一猜设定吧。曾经有一次提过。

BGM:《HELP!》The Beatles

I wanted you to see what real courage is,instead of getting the idea that courage is a man with a gun in his hand. It'swhen you know you're licked before you begin but you begin anyway and you seeit through no matter what. You rarely win, but sometimes you do.

——《TO KILL A MOCKINGBIRD》Harper  Lee

 

我想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勇敢,而不要错误地认为一个人手握枪支就是勇敢。勇敢是:当你还未开始就已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坚持到底。你很少能赢,但有时也会。

——《杀死一只知更鸟》哈珀·李

 

00

 

“各位听众,一起来关注天气。今天夜里到明天白天阴转大雨……精彩节目还在继续,接下来为您播放的是披头士乐队在一九六五年发行的单曲《HELP!》,约翰·列侬在接受访谈时对这首歌曲谈道:‘当《HELP!》在65年推出时,我其实是在大喊救命……我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付这些烦恼变得越来越简单了……’好了,话不多说,拥挤的下班路上,一起来欣赏这首自我救赎的歌曲吧!我是秀秀,下个时段再会!”

 

音量旋钮顺时针方向轻轻转动,喻文州听到这首歌的名字的时候下意识地把音量调大,他年少时在满腔热血无处散发的时候半夜爬起来看奥运会开幕式,电子荧光洒满客厅把他白净的小脸儿映得五彩斑斓时,他听到保罗荒哑的嗓子在循环一句歌词。他小学时候在校合唱队排练的时候听过隔壁中学组选了这首歌,指导他们的音乐老师无意间使得这群少年轻轻快快的嗓音唱出了一丝物是人非的苍凉复古感。喻文州也在电视机前跟着唱,只动着嘴型。

 

如果时间能静止在那一刻就好了。他后来无数次想。

 

但是「如果」这个词语的存在几乎是毫无意义甚至残忍至极的。它给人留有了太多希望——如果我考了高分呢?如果我爸爸康复了呢?如果我赌球赢了呢?当这些希望无限期放大像逐渐膨胀起来的氢气球一样,只消轻轻一根针,所有美梦都会幻灭,干干净净一丝不剩。这么一个具体的幻象,瞬间就海的女儿一样成为乌有的泡沫,这才是真正残忍的绝望啊。所以「如果」仅仅是一个空荡荡的假设,像是黑黢黢的玄武岩,全是镂空的有气泡的。

 

音乐声戛然而止,一声“HELP!”还没有唱完,夹杂着焦急和恐惧的秀秀的声音又透过无线电传到喻文州车里。

 

“各位听众,十分抱歉,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成功大厦顶层现发生一起劫持案,一中年男子绑架了一名穿着第三中学校服的女生站在了护栏一侧,警方正前往此处……”

 

喻文州来不及听这则虚头巴脑的新闻了,手机铃声催命似的响,他揉着眉心接起来:“前辈……”

 

“辈”字的元音还没来得及发完,魏琛就在来电彼端吼起来了,“快往成功大厦去!给你十分钟!必须给我到楼底下!消防员已经派过去了,消防气垫大概会在二十分钟之内填充好!”

 

“是!”

 

方向盘扭转得急迫,轮胎与柏油路摩擦起来有刺耳的声音,后面排着队的路怒症一族吼叫怒骂的声音就透过摇下的车窗直勾勾送进喻文州的耳朵里。他无暇顾及。铃声再一次响起来,他有点儿心烦意乱,静静地压制住自己的火气按住蓝牙耳机的接听键:“前辈,还有什么事吗?”

 

对方半响没有吭气儿。

 

“小周?”

 

“阿sir,今天周六。”

 

“我知道。”喻文州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下班时间不讲理加塞的司机一个接一个,他此刻才意识到局里的车是多么好使。

 

周泽楷在电话那头磨蹭了一会儿,说,“……没带钥匙。阿姨不在家。”

 

绿色倒计时到了“1”喻文州才有机会发动车子,他一脚油门踩下去,后一个车主面如菜色地看着前头这个不要命的兄弟在市区开到七八十迈。“先去社区休息室等一会儿,等我两小时,就两个小时,我一定回去。”他温柔得要命,好像即使他矜敛昂贵的缄默不语也能让周泽楷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好。”

 

「现在我也许十分乐观积极,但是我也会时常有那种想要跳出窗户的人生低谷,但是即使这样,我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付这些烦恼变得越来越简单了。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你学会去控制,但当你成长了,你便会沉着冷静了许多。无论如何,我当时确实是又胖又沮丧,并大喊着救命。(约翰·列侬)」

TBC.

更新不定

评论(5)
热度(44)

© 你哩野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