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哩野鹤

年轻的握手曾握紧过年轻的潮湿

他应该是这样的王杰希


他今天十九岁了 他特别好 我特别喜欢他 我希望他越来越好


王杰希2018十九岁生日快乐


简短而肤浅地表达一发溢于言表的喜爱之情


------------------------------------------------------------


他应该是这样的。

 

是个年轻气盛十九岁的小孩儿,不大愿意在家吃白粥和蒸饺。夏休期的七月是旅游旺季,帝都人满为患,不少人带着旅行社的小红帽在早餐铺子前排队。排队中的食客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穿着宽大的淡绿亚麻T恤和军绿色运动短裤坐在铺子里,焦圈儿蘸了酸馊的豆汁儿直接往嘴里塞。

 

他塞着白色耳机听青曲社的相声,时不时地轻笑两声,从嗓子里面传出来的气声像一个梦境,你想就着这个盛夏的梦境睡在百年梧桐的凉荫下,听耳边传来他比赛时候的炫酷音效。

 

懒洋洋的两条腿叠在一起,长而直的腿,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肌肉线条。

 

其实如果那些旅客要是往桌子底下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他的板鞋也是某知名运动牌经典款的墨绿色。再其实如果那些旅客经常在周六的夜晚打开电视看一看电竞体育频道,甚至是荣耀的粉丝的话,那就更好了。他们也许会惊喜的发现这个带着黑框平光眼镜的小青年绿出了微草的气质。

 

太阳毒到头顶了,他额头上的汗隐藏在介于二八和三七分的刘海下,悄悄淌到鼻尖,留下线条优美的透明水渍。他们这些含有盐分的水滴是幸运的,可以沿着他面颊上的肌肤一寸一寸亲吻下来,不够幸运的人几乎要嫉妒得发狂。你同时应该也会喜欢他的下颌,看他被太阳照耀着的侧脸,发出耀眼的光芒。

 

就好像他本身就是光芒。

 

他带着顶旺盛的生命力生长在了皇城根儿,就像是上天对人间的一场馈赠。但是他周遭的生命力不咄咄逼人,在火炉似的夏天里托运了一阵和煦。他绝对不是浓墨重彩的帅哥,盐在那里,绿色系的盐,神奇在任何油腻的描述都与他无关。他不对称的眼睛叫人看了一眼要笑上半天,但是不能看第二眼。第二眼就会让人沦陷。几乎是漆黑一片的虹膜让他的眼光神秘得要把人带回中世纪,像那时候的忠诚、心脏炽热的骑士。

 

他每征服一座城池都要刻下自己的名字,黄沙漫天里他骑在高头大马上披荆斩棘,液晶显示屏里他操控角色骑着扫把穿越层层迷雾万千星云。在所有的世界里,他都是星辰的王,因为他手段利落、而且拥有灭绝星辰。

 

成为王的人大多很独,按道理他应该也是。但是他偏偏不信这个道理,不信这个应该。就好像他从来没有相信过困难和阻碍。他没有阻碍。他就这样动动手指,不留痕迹地骑着扫把带着一整个队伍往前飞行,无论有怎样的阻碍——他能够——他能够越过花花草草越过高山流水,在偌大的宇宙中成为中心。

 

他多聪明,诡异的聪明。这聪明无懈可击,这聪明高明至极狡猾至极,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魔术,如同盲人。

 

他多可爱,一本正经的可爱,成熟稳重的可爱,顾全大局的可爱,大小眼也可爱。

 

他多幸运,应验了那句“出名要趁早”。

 

他是被风一扫仍能够将根系扎在荣耀这块土地上、而且不服输地拿自己的扫把扫回去的星芒。

 

他本身已是荣耀。

 

我恍然大悟。原来出名趁早的他的幸运,不及我遇见他的幸运的亿万分之一。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他是一颗被万千星辰加冕了的星。

 

多么有幸能遇见他这样一颗星啊。



评论(1)
热度(20)

© 你哩野鹤 | Powered by LOFTER